收藏本站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暂无

电话:13172847735

您所在位置:商标注册

知知不休 | 如何在商标侵权案中争取高额赔偿?只要五步!

发布日期:2020-06-05

宫晓凝

广东广悦律师事务所

争议解决部 | 高级顾问

TEL:18665648113  020-35641822  

「知知不休」是广悦争议解决部高级顾问宫晓凝推出的一档关于知识产权领域的栏目,通过对法条的分析、对案例的解读、对实际操作的建议,来帮助大家了解知识产权领域发展前沿和审判规则。本栏目将定期更新,以期打造知识产权保护高品质平台。

近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药集团”)诉广东加多宝饮料食品有限公司、浙江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加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福建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杭州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武汉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六加多宝公司”) 涉“王老吉”商标侵权纠纷案件作出一审判决书,判决六加多宝公司共计赔偿广药集团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人民币14.4亿元,判赔数额再创商标侵权纠纷案件新高,引发行业内的广泛关注和热议。笔者以本案为例,剖析一审判决确定赔偿金额的主要依据和综合考虑因素,以此厘清在知产侵权案件中争取较高赔偿数额的思路和方法。

赔偿数额确定的主要依据

根据一审判决认定,“本案中,各方当事人虽对被诉行为的具体停止时间略有争议,但均有一致同意被诉行为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13年修正)施行前发生的行为,故本案依法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01年修正)。”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01年修正)第五十六条第一、二款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前款所称侵权人因侵权所得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损失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人民法院依据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确定侵权人的赔偿责任时,可以根据权利人选择的计算方法计算赔偿数额。”

根据一审判决书记载,广药集团在本案中请求按照六加多宝公司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来计算损害赔偿的数额,故一审法院根据权利人选择的该项计算方法予以考虑并确定最终赔偿数额。

综合考虑的具体因素

根据一审判决书的记载,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方面综合考虑了以下几方面的因素:

1.采纳权利人提交的初步证据。为证明六加多宝公司的获利情况,广药集团提交了会计师事务所作出的《专项分析报告》、相关新闻对六加多宝公司销售额的报道、《2012年中国饮料行业运行状况分析报告》和相关网页新闻等初步证据。其中,广药集团提交的《专项分析报告》的数据出自六加多宝公司在各地工商部门备案的《审计报告》或《年度外商投资企业联合年检报告》,据此,法院认定广药集团已尽到其举证能力范围内的举证责任。

2.适用证据披露和举证妨碍制度。在权利人广药集团已经尽到其举证范围内的举证责任,且其无法获得六加多宝公司相关利润数据的情况下,法院依据有关法律规定,责令六加多宝公司限期提交涉案期间的相关财务账册。然而,六加多宝公司无合理理由一再申请延期,法院认定其实质拒不举证、利用程序拖延诉讼的恶意明显,应承担相应不利的法律后果,故依法参考广药集团的主张和提供的证据判定赔偿数额。

3.按各方过错程度分配责任。本案中,法院认定各方当事人对本案被诉行为的发生均存在一定过错,因此在确定赔偿数额时亦给予相应考量。根据广药集团提供的六加多宝公司的侵权获利估算约为人民币29亿元,综合各方当事人的过错程度,故最终认定赔偿数额以获利一半为宜,即人民币14.5亿元。

4.酌情确定合理维权费用。广药集团在本案中提交了有票据支持的费用共计人民币68万元,法院考虑到本案历经的程序、当事人举证情况、案件表得额等情况,认定所涉金额相关合理,故对有票据支持的费用予以支持,并在扣减六加多宝公司已经支付的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基础上,最终认定判赔金额为人民币1,440,557,200元。

争取高额赔偿的思路和方法

广东省高院早在2013年5月即发布《广东法院“探索完善司法证据制度破解知识产权侵权损害赔偿难”试点工作座谈会纪要》,对知识产权侵权诉讼中如何认定赔偿数额的主要问题形成共识。结合上述会议纪要形成的共识,以及本案一审赔偿数额的认定思路,可以对如何在知产侵权纠纷案件中争取高额赔偿数额提供一定的借鉴。

一是尽可能主张按照侵权实际损失或获利数额确定赔偿数额。尤其是对于涉及关键核心技术和知名品牌保护的知产侵权纠纷案件,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侵权人的实际获利数额可能远远高于法定赔偿数额,此时仍主张适用法定赔偿可能难以弥补权利人的损失,亦对侵权行为起不到威慑作用,应考虑主张按照侵权实际损失或获利数额确定赔偿数额。

二是收集证明能力较强的证据。权利人应尽可能主动收集有较强证明效力、与赔偿数额相关的直接或间接证据,如权威机构发布的行业利润率、产品市场份额数据、经行政部门备案的许可使用费、转让费的一般标准等,尽到能力范围内的举证责任,据此作为侵权实际损失或获利数额的基础数据。

三是必要时申请委托审计或鉴定以查明相关数据。对于当事人有争议、穷尽其他方法仍难以查明的问题,可以申请法院委托审计、会计等专业领域的专家辅助人对销售数据、行业利润率等作出评价和说明,也可以申请法院委托鉴定机构进行鉴定,以此作为查明侵权实际损失或获利数额的辅助手段。

四是综合适用证据披露和举证妨碍制度。在知产侵权诉讼中,处于一方当事人难以获得的涉及被控侵权人获利状况的证据,如当事人的真实财务账册、财务数据、产品库存量等,可以申请人民法院责令证据持有人披露或申请人民法院依法进行审计,被申请人负有披露证据的义务;对于被申请人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的,而申请人有初步证据证明其主张的赔偿数额成立的,法院可能推定申请人主张的赔偿数额成立。

五是注重合理维权费用相关证据的收集。在知产侵权纠纷案件中,一般而言,权利人为维权支出的合理费用属于其现有财产的减少,可以在经济损失外另行计赔。但要注意的是,权利人一方面要注重收集律师费、公证费、差旅费、交通费等相关支出的票据,另一方面还要注意上述费用的金额要依照日常生活经验,属于合理范围内,且要与案件的实际情况有所关联,才能获得法院的全部或大部分支持。

 

往期精彩

■知知不休 | 商标海外被抢注,难道就束手无策了吗?

■知知不休 | 各类网络平台运营商应了解的侵权责任

■知知不休 | 惩罚性赔偿制度如何在知识产权领域运用?

■知知不休 | 当企业商业秘密受侵害时,违约or侵权之诉——你真的会选吗?

■知知不休 | 将他人商标用作关键词进行搜索引擎推广,你是认真的吗?